泠思

住校狗,更新不定

【周叶】罚酒(2)

【周叶】罚酒(2)
·下一发完结
·论以为自己是攻的叶叶下一章如何被打脸


叶修一愣,他可没想到叶秋交给他的事情还包括摇骰子,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他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第一局赢了周泽楷,可以问一个问题。叶修悄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叶秋要问的几个问题。却不知道他这几个动作早就被周泽楷发现了。
“为什么来荣耀陪酒?”
“赚钱。”
“你还需要陪酒赚钱?”
“第二个了。”
叶修一时梗住,只好再陪着他玩。不过事实证明荣耀女神不可能老是保佑叶修,她也常常垂青自己的亲儿子周泽楷。叶修连输三局,准备继续摇骰子的时候。
“叶总,喝酒吧,三局,三杯。”
“小周,这你事先没说,我哪知道输了要喝酒啊。你放心,就算我不喝,这一桌子我也会付钱的。”
周泽楷虽然没说什么,但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叶修,不动骰子也不拿酒,大有他不喝就盯到世界末日的气势。叶修一开始还能镇定自若地玩手机,但过了没几分钟,他这张老脸就挂不住了,叶秋这给的什么任务,回去非敲他一笔不可。
“行吧,我自罚三杯,不,一杯。这总行了吧小周。”
周泽楷这才把眼睛一眨,展颜一笑,给叶修递了杯酒。看着叶修白暂的双手举起暗红色的液体,喉结微微滚动,一股酒香蔓延开来,叶修的眼角也泛起了几分潮红,问题问的也不甚利索,周泽楷笑意更加深邃。
接下来的几局,无非是你来我往,叶修喝酒,周泽楷回答,只是这段对话却越来越简洁。
“你在荣耀捞了多少钱了?”
“荣耀大半营业额,我都拿了。”
“你缺钱?”
“不缺。”
“你家里......”
话还没说完,叶修就头一歪倒在了沙发上面,几杯鸡尾酒下肚,虽然都是兑了大半饮料的,但叶修这个一杯倒果然还是醉了,该问的问题也没问完。
周泽楷看见眼前的人一点点变得语无伦次,最终倒下去,耳尖还泛着一点似有若无的红,心下更确定,这位,肯定不是叶秋。叶总不说千杯不醉,至少几杯鸡尾酒还是喝的下的。那,眼前这位就是叶家那位从未露面(养在深闺)的大少爷了。
周泽楷将叶修在沙发上扶正,想了想,伸手扯开了叶修的衬衣扣子,又揉乱了他一丝不苟的发型,最后摘下自己的枪形胸针,放在了叶修的手心。枪与玫瑰,本就该是一对。
边上手机还一直显示着叶秋的来电,周泽楷挂了几次之后,直接将手机关机,然后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叶修醒来时脑子还带着几分宿醉后的眩晕,就看见自己衣衫不整,手里是周泽楷的那枚胸针,桌上的酒也是一片狼籍。再打开手机,无数个未接来电,他头痛不已的拨了回去,电话里立刻传来叶秋气急败坏的声音。
“混蛋哥哥你在哪,一晚上不接电话,周家的人和荣耀的老板都找到我这来了。我就叫你去问个话,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啊?!”
巧舌如簧如叶修,此时也不由得沉默了,看这个样子,难道他把周泽楷睡了??!

【周叶】罚酒(1)

【周叶】罚酒(1)
·夜店paro
·三发之内完结,我保证不坑


午夜时分,居民区早已是一片寂静,连灯也不见几盏。而闹市区确实灯火通明,对于寻欢作乐的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位于黄金地段的荣耀酒吧,自然是拥有着非凡的人气。此时,灯光闪烁,迷离的光芒打在舞池和吧台的顾客身上,他们的身影一瞬间成为焦点,又在下一瞬间隐入黑暗。在这样的环境里,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有天然的保护。
一道挺拔的身影穿过舞池里狂欢的人群,一路来到吧台,打了个响指,对调酒师说道:“给我一杯橙汁。”调酒师递上一个异样的眼神,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他一边处理橙子,一边打量着这个男人。
一身黑色西装,边缘处绣着银色的花纹,良好的剪裁和布料显示出这件衣服不菲的身价,袖口处红宝石的玫瑰袖扣更是精致无比。这一切都彰显着这个男人不凡的身份。但是,调酒师等了很久,这个男人喝完了一杯橙汁都再没有什么举动,不由得感到奇怪。
荣耀酒吧不是什么借酒浇愁的好地方,这里的东西价格昂贵,里面的人更是鱼龙混杂。没有谁会为了喝一杯橙汁跑来这里,果然,这个男人慢慢开口:“我找周泽楷,这是我的会员卡。”很快就有服务生接过了卡,并且领走了这个名叫叶秋的男人,把他带到了一个空房间中。
终于能够独处的叶修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扯开了自己西装上方的几颗扣子,以一个随意的姿势瘫在了沙发上,内心暗自腹诽:叶秋这小子,有什么事情不能自己干,试探个人还要我出马。这下可把我憋坏了。也不知道这个周泽楷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大少爷不干,跑来这种地方陪酒。
还没等他吐槽完,门把手轻轻转动,有人进来了。等到叶修认真打量完周泽楷,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人要去陪酒了。
眼前的男孩子没有穿酒吧统一的制服,明明是来陪酒的,穿的却比他这个客户还要正式,衣服上的暗纹黑金交织,胸口别着一枚枪形的金色胸针,唯一能体现他陪酒身份的,恐怕就是耳朵上那个独属于荣耀酒吧的耳钉了。水蓝色的耳钉,刀削斧刻般的好容貌,将眼前的人带出了一股侵略和禁欲的气息。不愧是酒吧连续半年的头牌,这身段,这相貌,不干这行叶修都替他吃亏。
周泽楷没有多说话,确认了叶修的身份后就自顾自调起了酒,没过多久,叶修的眼前就摆了一桌子颜色各异的鸡尾酒,而周泽楷坐在对面一声不吭。“嗯……小周啊,我这样叫你可以吧?”
周泽楷不置可否,叶修就当他默认了。
“我约你是为了什么你应该知道吧,这酒我就不喝了,容易醉。小周你自己说吧。”
闻言,周泽楷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但很快镇定下来。他微微一笑,拉过桌上的骰盅,开口了。
“赢我一局,一个问题。”



论叶修如何掉马,并且把自己输掉的故事。

我怕不是个傻子吧……

自制壁纸+一张土味情话
谜一样的排版
居老师太好看啦!!!!
只有底色的欢迎自己加字啊
图源水印

【周叶】叶修生贺·纸短情长

【周叶】叶修2018生贺·纸短情长
·迟了一个世纪的生贺
·没有捉虫
·我永远爱叶修


周泽楷至今还记得,第三赛季结束那天,他守在一家网吧里,和一群人一起,见证了一个王朝的诞生。
在大屏幕斑驳的光影中,他见到身着铠甲的一叶之秋,手执着那杆银色的却邪,一矛挑起了对手,而后“荣耀”两个大字出现。叶秋,成就了一个王朝。整个网吧里掌声雷动,一片喧嚣,就连他的心里也是激动不已。
但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叶秋依旧没有出现,甚至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这时周泽楷的心里有了一个奇异的想法,如果他也走上那个赛场,他是不是就能和叶秋对战,甚至见到那个神秘的男人?
所以,周泽楷毅然放弃了学业,参加了轮回的训练营,在一年之后的第五赛季出道。他也曾被家人所不理解,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这样,他就有机会碰到了叶修,接触到了那个真实的“叶秋”,获得了他一生的灵魂伴侣。
明天是叶修的生日,他们俩在一起也几年了,生日礼物也互送了几年了,确实是送到没什么好送的了,周泽楷已经为这个苦恼了好几天了,连带着轮回的队员们也不得安生。
杜明:“江副队啊,队长又在给那个谁看淘宝吗?”
江波涛:“是啊,小周又在问打火机是买银的还是镶钻的好。大家认为呢?”
孙翔:“送那么好的东西给叶修,那不浪费么!队长随便对付着不就行了!”
周泽楷:“对前辈,不能随便。”
杜明:“......”
江波涛:“......”
孙翔:“......”
就算把轮回全队都叫上,周泽楷依旧没挑出一份满意的礼物。最终,周泽楷给叶修发了一条短信
“前辈,明天生日,过来么?”
“联盟忙,就不过来了,生日啥时候过都一样。”
见到叶修竟然不来,周泽楷不免有几分失望,这样一来,就不能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前辈了......
于是,周泽楷提笔,给叶修写了一封信。他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写信是不是过时,但他知道,某些话,他也许难以说出口,社交软件难以传达到,但纸笔却能。
前辈亲启:
第一次认识前辈,是在第二赛季的比赛上,前辈的一叶之秋,很强,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强。
后来,嘉世三连冠,一个王朝。但是,记者招待会,你没有来。开始想见你,所以去了轮回。第五赛季,出道。
第一次真正见到你,很惊讶。前辈这样温柔的人,能把一叶之秋操作得那么完美,极富攻击性和辅助性。
记得你有一双好看的手,因为看见你在抽烟。烟雾缭绕在双手间,很美,但还是希望你不要抽烟,对身体不好。
这是第四次陪你过生日,但是是第一次陪“叶修”过生日。了解到属于“叶修”而不是“叶秋”的过往。坦白说,一开始很生气,但后来就不气了。因为前辈你,并不在意。
为什么,前辈能这么温柔呢?对这个世界,对所有人,甚至是曾经对你不好的人。这样的前辈,怎么能让我,不喜欢呢。
给前辈,今年的生日礼物。
望你珍重,吻你万千。
周泽楷
2025.5.29
周泽楷的字很好看,是很正宗的楷书。他选了黑底的珠光纸,用了暗金色的笔,奢华大气,就像叶修,内敛,含蓄,有时候却又锋芒毕露。他写完这封信后,直接将它放上了微博,@叶修,做完这一切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微博的最末尾,他又附上了另一张图。
黄少天:“靠靠靠周泽楷,你不厚道啊!!!公开秀恩爱啊!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啊!和叶修在一起脸皮都变厚了吗??!”
王杰希:“所以这是一份生日礼物,不是狗粮么?”
张新杰:“叶修呢,不出来回复一下么?”
韩文清:“他怂了。”
喻文州:“附议!”
肖时钦:“附议!”
戴妍琦:“附议!(我看到各位太太已经蠢蠢欲动了)”
江波涛:“附议!(队长你想了一天就写了封信?)”
孙翔:“附议!(副队你没看到最后那张图么?)”
在一众职业选手乃至路人都冒了个泡之后,我们的主角叶修大神这才姗姗来迟,并且只发了一句话和一张图。不过却被周泽楷置顶了。
叶修:“呵,哥怎么会怂呢!”
图片里面,赫然是周泽楷最后一张图里的,一枚暗金色的戒指,正戴在叶修修长的指间。
此时,周泽楷也在手机上收到了叶修的回信,仍然只有一句话。
“纸短情长,还吻你万千。”

梦间集·假如你输给了木剑

梦间集·假如你输给了木剑
·魔改原剧情
·刀子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短小到可当段子食用


当日剑冢一战,你输给了木剑,如他所愿,你魂飞魄散。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木剑复活剑魔了。可是,一年过去,五年过去,十年过去。时间久得连魍魉都被消灭殆尽,木剑仍然没有复活剑魔。
数年间,他独自一人守在剑冢,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只知道,有一天,木剑终于出了剑冢,来到桃花岛,找到了玉箫。
“我在古籍中读到,以心头血种植千年引魂草,可以收集起人的灵魂碎片,使之复活。听说你这里有引魂草的种子,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你所言不虚,但此法有违天道,损你修为,亦会给剑冢引来劫难。”
“我不在乎。”
“即使她回来,也不会再记得你。”
“无妨。”
当年,他颠覆世界,只为杀你;如今,他自损修为,只为寻你。

梦间集·当你熬夜补作业时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肯定会有第二弹

梦间集·当你熬夜补作业时
紫薇软剑:
“哼,前几天疯玩,现在熬夜补作业。自作自受。”
忙着补作业的你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哪有这样当男朋友的。却见一只素白的手伸过来接过你的笔。
“快去睡,我来写。不然起不来又连累我迟到!”

天罡剑:
守时的天罡早已完成作业回房睡觉,只剩你一人在客厅奋笔疾书。午夜时分,天罡被你笔掉地上的声音惊醒,走到客厅。
“天罡?吵醒你了么?你先去睡,我马上就好。”
“...”
“难道你要帮我写?!”
“我怎么会帮你写,这不合规矩。不过...我可以在一旁辅导你,你也好快点写完。”
不过结局当然是天罡帮你“辅导”了一大半作业。

关于工部琴和青莲剑的脑洞:
百年前,青莲剑和工部琴还没有修成人形,还随主人沐浴在同一片月光下。虽然从未交谈,但却早已熟知了对方的存在。
乾坤倒转,灵器现世。他们也随着混乱的时空来到了梦境之间。许是来自同一世界的原因吧,他们就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
“青莲?”
“是我。”

可能就这样开一个短篇?

梦间集·假如你们都是学生

梦间集·假如你们都是学生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可能会有第二弹

紫薇软剑:
高二的紫薇软剑是学生会长,更是小学妹们的梦中情人。身为紫薇的同桌,你真是没少干帮递情书这种事情。今天,你又向他递了一封粉色的情书。
“紫薇,这是今天的,高一(1)班的,广播操时硬让我带给你。”
“以后,不要再帮人送这种东西了,心烦。”
“哎,可是......”
“除非是你自己写的!”

玉箫:
“无剑学姐,你能不能帮我们请玉箫学长在这次校庆上吹《碧海潮生曲》啊?”
“哎,我去试试,不过我也不保证他会答应哦。”
在你的劝说下,玉箫果然答应了。校庆当天,他吹的却不是约好的《碧海潮生曲》,而是《山有木兮》。
“将这首曲子,送给一位我心爱的姑娘。”
台下议论纷纷时,你早已在玉箫的微笑中羞红了脸。


屠龙:
语文课上,老师点屠龙起来背书,背的是《关雎》,屠龙张口就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淑女....”
“背呀,怎么背不出来了?罚抄10遍,中午交。”
见屠龙没背出来,你捂着嘴坐在他身边偷着笑。
“无剑,其实我是会背的,你听我背给你听!”
“屠龙,你知道这首诗是写的什么吗?”
“当然知道......就是知道才背给你听啊……”

———金铃小剧场———
金铃索:
金铃是班长,平时做事严肃认真,不过那张过分可爱的脸,以及喜欢逗猫的属性,让大家都忘了他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
“班长,这个题目怎么做呀?”
“这样.....”
“班长,这还有个名额谁去呀?”
“我去吧。”
“班长,学校的猫跑进教室了!”
“站着别动,我把它抱出去!”

国庆期间最后一更啦,有没有下一弹就要看我月考考的怎么样啦~

梦间集·关于不同的习惯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大概只有这一弹


倚天:
“倚天,你是喜欢苏式月饼,还是喜欢广式月饼吖?”
“苏式的似乎更合我胃口些。”
“哎,可是我更喜欢广式的,今年中秋要买哪种呢?”
“买你喜欢的便是。”

毒龙银鞭:
“啊,好久没吃豆腐脑了,毒龙可不可以帮我带一份回来?”
“我上山时就给你带回来。”
“哎哎哎,毒龙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吃咸的,为什么要带甜的这种邪教啊啊啊啊!”
“呵呵”
不过,毒龙拿着小勺子吃豆腐脑的样子有点反差萌呢。


孤剑:
“孤剑,我想喝红茶。”
“绿茶很好喝啊,还是说你喝腻了情花茶?”
“不不不,怎么会腻呢,只是偶尔也想换个口味。”
“那我去找淑女,让她教我,过些时日再泡给你喝。”


秋水剑:
你和秋水在口味上一向不太一样,你嗜辣,无辣不欢,而秋水则因长期修行而口味清淡。
“秋水,今日的晚膳这么多辣,你可还吃得消?”
“无妨,夫人喜欢的,我也想试试。”
⁄(⁄ ⁄ ⁄ω⁄ ⁄ ⁄)⁄“还没成亲呢”

关于豆腐脑,大家是甜党还是咸党吖?

梦间集·关于你们的婚后生活(2)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真武部分有借鉴,侵删

紫薇软剑:
虽然你们俩在大家的祝福下顺理成章的结婚了,但这日子和一个人过似乎并没什么区别,只是枕边多了一个人。紫薇甚少和你说话,也很少表示关心。你甚至怀疑,你们是否真的因为爱情而在一起。
这天,你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心中郁结,就多喝了几杯,玩得晚了一点。反正,紫薇也不会在乎我吧,你想。
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还不回来,想睡大街么?在哪里,我去接你。”
“嗯...啊??!紫薇?!”

玉箫:
成亲之后,你终于有了自由进出桃花岛大阵的资格,谁叫你是桃花岛主母呢。
“玉箫玉箫,你现在总可以教我这阵法了吧。”
“教你自是可以,不过你先要叫我一声师傅。”
“哎,不是说你不收徒弟了么。”
“今时不同往日,夫人想学,我自是可以再收徒的。”
“那...好吧……师傅!”
“乖”

真武剑:
你和真武成亲后,便带着一把剑随他游历江湖,救世济人。
“真武,为什么你喜欢行走江湖,而非长久定居呢?你就没有过特别爱,想要定居的地方么?”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和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只要有你,便可四海为家。”

金铃索:
“金铃儿,你们古墓这么冷清,没想过养点什么吗?比如我们在剑冢养过的猫?”
“你若喜欢,养了便是,不过我可不会帮你照顾。”
———养猫后———
“金铃儿,那毛线团是我给猫玩儿的,你别动!”
明明是养了只猫,怎么感觉像养了个情敌呢?

PS:
今天第二更!感觉自己有点高产呢


PPS:
到了一百粉我们开个短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