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思

住校狗,更新不定

梦间集·假如你输给了木剑

梦间集·假如你输给了木剑
·魔改原剧情
·刀子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短小到可当段子食用


当日剑冢一战,你输给了木剑,如他所愿,你魂飞魄散。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木剑复活剑魔了。可是,一年过去,五年过去,十年过去。时间久得连魍魉都被消灭殆尽,木剑仍然没有复活剑魔。
数年间,他独自一人守在剑冢,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只知道,有一天,木剑终于出了剑冢,来到桃花岛,找到了玉箫。
“我在古籍中读到,以心头血种植千年引魂草,可以收集起人的灵魂碎片,使之复活。听说你这里有引魂草的种子,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你所言不虚,但此法有违天道,损你修为,亦会给剑冢引来劫难。”
“我不在乎。”
“即使她回来,也不会再记得你。”
“无妨。”
当年,他颠覆世界,只为杀你;如今,他自损修为,只为寻你。

梦间集·当你熬夜补作业时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肯定会有第二弹

梦间集·当你熬夜补作业时
紫薇软剑:
“哼,前几天疯玩,现在熬夜补作业。自作自受。”
忙着补作业的你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哪有这样当男朋友的。却见一只素白的手伸过来接过你的笔。
“快去睡,我来写。不然起不来又连累我迟到!”

天罡剑:
守时的天罡早已完成作业回房睡觉,只剩你一人在客厅奋笔疾书。午夜时分,天罡被你笔掉地上的声音惊醒,走到客厅。
“天罡?吵醒你了么?你先去睡,我马上就好。”
“...”
“难道你要帮我写?!”
“我怎么会帮你写,这不合规矩。不过...我可以在一旁辅导你,你也好快点写完。”
不过结局当然是天罡帮你“辅导”了一大半作业。

关于工部琴和青莲剑的脑洞:
百年前,青莲剑和工部琴还没有修成人形,还随主人沐浴在同一片月光下。虽然从未交谈,但却早已熟知了对方的存在。
乾坤倒转,灵器现世。他们也随着混乱的时空来到了梦境之间。许是来自同一世界的原因吧,他们就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
“青莲?”
“是我。”

可能就这样开一个短篇?

超棒的!

昕:

这几天爆肝的产物,我都要为自己起立鼓掌了。。。

画的赶有很多bug,大家答应我就当作无事发生好吗(>人<;)ballball你们

梦间集·假如你们都是学生

梦间集·假如你们都是学生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可能会有第二弹

紫薇软剑:
高二的紫薇软剑是学生会长,更是小学妹们的梦中情人。身为紫薇的同桌,你真是没少干帮递情书这种事情。今天,你又向他递了一封粉色的情书。
“紫薇,这是今天的,高一(1)班的,广播操时硬让我带给你。”
“以后,不要再帮人送这种东西了,心烦。”
“哎,可是......”
“除非是你自己写的!”

玉箫:
“无剑学姐,你能不能帮我们请玉箫学长在这次校庆上吹《碧海潮生曲》啊?”
“哎,我去试试,不过我也不保证他会答应哦。”
在你的劝说下,玉箫果然答应了。校庆当天,他吹的却不是约好的《碧海潮生曲》,而是《山有木兮》。
“将这首曲子,送给一位我心爱的姑娘。”
台下议论纷纷时,你早已在玉箫的微笑中羞红了脸。


屠龙:
语文课上,老师点屠龙起来背书,背的是《关雎》,屠龙张口就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淑女....”
“背呀,怎么背不出来了?罚抄10遍,中午交。”
见屠龙没背出来,你捂着嘴坐在他身边偷着笑。
“无剑,其实我是会背的,你听我背给你听!”
“屠龙,你知道这首诗是写的什么吗?”
“当然知道......就是知道才背给你听啊……”

———金铃小剧场———
金铃索:
金铃是班长,平时做事严肃认真,不过那张过分可爱的脸,以及喜欢逗猫的属性,让大家都忘了他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
“班长,这个题目怎么做呀?”
“这样.....”
“班长,这还有个名额谁去呀?”
“我去吧。”
“班长,学校的猫跑进教室了!”
“站着别动,我把它抱出去!”

国庆期间最后一更啦,有没有下一弹就要看我月考考的怎么样啦~

梦间集·关于不同的习惯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大概只有这一弹


倚天:
“倚天,你是喜欢苏式月饼,还是喜欢广式月饼吖?”
“苏式的似乎更合我胃口些。”
“哎,可是我更喜欢广式的,今年中秋要买哪种呢?”
“买你喜欢的便是。”

毒龙银鞭:
“啊,好久没吃豆腐脑了,毒龙可不可以帮我带一份回来?”
“我上山时就给你带回来。”
“哎哎哎,毒龙你明明知道我喜欢吃咸的,为什么要带甜的这种邪教啊啊啊啊!”
“呵呵”
不过,毒龙拿着小勺子吃豆腐脑的样子有点反差萌呢。


孤剑:
“孤剑,我想喝红茶。”
“绿茶很好喝啊,还是说你喝腻了情花茶?”
“不不不,怎么会腻呢,只是偶尔也想换个口味。”
“那我去找淑女,让她教我,过些时日再泡给你喝。”


秋水剑:
你和秋水在口味上一向不太一样,你嗜辣,无辣不欢,而秋水则因长期修行而口味清淡。
“秋水,今日的晚膳这么多辣,你可还吃得消?”
“无妨,夫人喜欢的,我也想试试。”
⁄(⁄ ⁄ ⁄ω⁄ ⁄ ⁄)⁄“还没成亲呢”

关于豆腐脑,大家是甜党还是咸党吖?

梦间集·关于你们的婚后生活(2)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真武部分有借鉴,侵删

紫薇软剑:
虽然你们俩在大家的祝福下顺理成章的结婚了,但这日子和一个人过似乎并没什么区别,只是枕边多了一个人。紫薇甚少和你说话,也很少表示关心。你甚至怀疑,你们是否真的因为爱情而在一起。
这天,你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心中郁结,就多喝了几杯,玩得晚了一点。反正,紫薇也不会在乎我吧,你想。
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还不回来,想睡大街么?在哪里,我去接你。”
“嗯...啊??!紫薇?!”

玉箫:
成亲之后,你终于有了自由进出桃花岛大阵的资格,谁叫你是桃花岛主母呢。
“玉箫玉箫,你现在总可以教我这阵法了吧。”
“教你自是可以,不过你先要叫我一声师傅。”
“哎,不是说你不收徒弟了么。”
“今时不同往日,夫人想学,我自是可以再收徒的。”
“那...好吧……师傅!”
“乖”

真武剑:
你和真武成亲后,便带着一把剑随他游历江湖,救世济人。
“真武,为什么你喜欢行走江湖,而非长久定居呢?你就没有过特别爱,想要定居的地方么?”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和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只要有你,便可四海为家。”

金铃索:
“金铃儿,你们古墓这么冷清,没想过养点什么吗?比如我们在剑冢养过的猫?”
“你若喜欢,养了便是,不过我可不会帮你照顾。”
———养猫后———
“金铃儿,那毛线团是我给猫玩儿的,你别动!”
明明是养了只猫,怎么感觉像养了个情敌呢?

PS:
今天第二更!感觉自己有点高产呢


PPS:
到了一百粉我们开个短篇怎么样?

梦间集·关于你们的婚后生活

梦间集·关于你们的婚后生活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大概会有第二弹


流光银刀:
婚前你就知道,流光很容易害羞(傲娇),却没想到婚后也这样。
“夫君君,今日晚膳想吃什么呀?”
“你....还是不要这样叫我了”
“噫,流光你又脸红了”

圣火令:
你们成婚后,圣火带你回了波斯,你们在那里度了蜜月,看了那里的月光。
“圣火,波斯的月光和中原比也没什么不同啊,哪有你说的那么美。”
“当然,没有你美,我的小花猫”

归一:
你们在全真举行了婚礼,婚后也依旧留在全真住。只是归一公务繁忙,不怎么抽得出时间来陪你,似乎就连秋水见到归一的时间都比你长。
“归一,你要是再抽不出时间陪陪你的正牌夫人的话,我就自己下山去了。”
“你,当真这样想这样做么?”
“那是自然”
“好,那待我辞了教中事务,和你一起下山。”

柳叶刀:
成亲后,你感觉柳叶比你还人妻,每天变着花样给你做好吃的,你感觉自己都要胖成个球了。
“柳叶,你再这样喂我,我都要胖死了,胖了就不好看了。”
“夫人就算胖了,也依旧是最好看的。”

第二弹已更新☑️

梦间集·当你们都老了(2)

*OOC有


齐眉棍:
岁月荏苒,齐眉深邃的蓝发中染上了几缕白色,却无损他的风华,反而更显仙风道骨。
“齐眉,因为我,你最终还是没能出家修行,你会后悔么?”
“当年就和你说过,你是我唯一的执念。现在,依旧如此,无怨无悔。”

屠龙刀: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喝酒,只是从一坛坛豪饮变成了小口细酌,因为你告诉他豪饮伤身。
你满六十岁那天,屠龙拿出一坛酒说要与你共饮。
“这酒自我们成婚之日起就埋下,如今启开来喝倒是正好。”
“为何当年要埋酒?”
“为了等你我都老了,还能如成婚之日那般共饮。”

妙手白扇:
你们初识时,白扇给你空手变金鱼。成婚时,你说让他给你变一辈子金鱼。现在也依旧如此。
“白扇,今日的金鱼还没变呢”
“就来了,你还真是,看了一辈子也不腻啊。”

*前方高能预警( ̄▽ ̄)

曦月刀:
“曦月,听说和爱的人一起在初雪中漫步,就能和对方走到白头。
下雪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能只你一人白头啊……不要丢下我一个......”
多年后,你站在曦月的墓前
“你看,我也到了白头的年纪了,我这就去陪你”

PS:我果然还是不擅长发刀子( ̄▽ ̄)
大家还有其它想看的角色的话记得评论哦,虽然我不一定会写╮(╯▽╰)╭



梦间集·当你们都老了

梦间集·当你们都老了(1)

*OOC有
*可能会有(2)

紫薇软剑:
在六十岁生日那天,紫薇拿下了那束发的金蛇,白色的长发如瀑洒下,泛着柔和的光泽。
坐在屋前的石椅上,你问他:“紫薇,你为什么不再用金蛇束发了呢?”
紫薇轻轻转过头,几十年过去,他似乎从未变老,你如是想着:“从前,陪伴我的只有那条蛇,而现在,我有你。”

飞燕:
几十年过去,飞燕的身姿似乎不再像往日那样轻盈,他很少再飞身上树捉弄你。而这“很少”,在今日也终于迎来了终结。
“飞燕,我想摘那树上的花”
“我似乎,已经不能再为你摘花了呢……”

孤剑:
不管过去多长时间,你泡的情花茶似乎总没有孤剑泡的醇香。但是却形成了这昼夜交替之际喝茶的习惯。
你饮茶,他舞剑,从少年结发到暮雪白头,一直是如此,以后也会是如此。

真武:
多年的练习,你已经能够熟练的使用真武教给你的所有印记了,除了......
“真武印怎么结来着,我又忘了,真武快来教教我。”
“今日也依旧不会么?来。”

据说写什么出什么,紫薇快到碗里来!


*第二弹已更新


在空间看到这个:
一人我饮酒醉,错把孙翔当楷睡,形式怀念其滋味,拉灯一看是方锐。

方锐其实也对味,抽根中华事后美,扭头方锐在扶腰,定睛一看是老魏。

老魏凑合也能睡,仔细想有点不对,凑近人脸仔细看,我勒个去是老韩。

老韩其实也还好,人帅脸好长得高,细细想来不太对,上眼一看冯宪君。

老冯有权也不差,就是年纪有点大,戴上眼镜睁开眼,妈的竟然是小点。

小点与你无仇愧,毕竟可爱身形醉,突然大叫事不好,瞪眼一看是叶秋。

叶秋毕竟是总裁,睡了感觉也不赖,就是看脸有点怪,一看伞哥我狗带

能睡伞哥也不赖,说明人品还不坏,咬到舌尖美梦醒,杰希双眼亮晶晶。

微草爸爸王杰希,睡了倒也不可惜,忽忆秋葵也算草,睁眼一看是黄少。

黄少还有啥不好,人帅不狗身材妙,半夜被人把头敲,叶修抱伞嘲讽笑。

叶修不是倒三角,但人好歹是主角,最怕醒来一扭头,睡了小卢要坐牢。

小卢身软体又娇,睡了坐牢就坐牢,侧头看到张新杰,今儿的风儿真喧嚣。

霸图副队哪儿都妙,点准奶大暴击高,揉眼再望欸英杰,最后依旧牢里靠。

不想坐牢拔腿跑,跳下床被扯衣角,回头一看乔一帆,端着水杯冲你笑

一乔天使心眼好,好说咱还能私了,一跤摔出梦境外,看到大孙哪能逃。

大孙腰窄紧实好,不负一夜睡春宵,回想手感不大妙,睁眼细瞧是唐昊。

唐昊其实也挺好,就是脾气有点爆。定睛一看冷汗冒,身后唐柔伸懒腰。

唐柔妹子是土豪,唐爹不管这还好,忽觉床沿望不到,义斩楼队盯着瞧

楼少土豪包养好,脸上挂着心脏笑。惊觉事情有蹊跷,床上喻队弯眸笑。

喻队心脏人又苏 手速慢点真是巧,眼镜一戴不太妙 快手小别床上笑

小别手速虽然快,毕竟太小不爽快。翻身一看小事情,躺在床头把人瞧

雷霆队长就姓肖 人好战术也不孬,仔细一瞧不太对 花花绿绿君莫笑

笑笑可爱难推倒,人卡乱伦还挺好,抬手一摸没法笑,我的天呐小蓝桥

蓝桥保姆靠得牢,十好男人哪能挑,可惜眼镜刚戴好,吴羽策你别拔刀。

羽策还有啥不好,帅气逼人理想高,黑暗忽听拔刀声,李轩有些真别较

虚空双鬼都不孬,心里快活咯咯笑,忽觉湿度不太对,卧操这是江波涛。

江波涛没啥不好,湿了再洗还能撩,忽听砖头落地响,妈的包子身下笑。

包子其实也挺好,就是思维有点跳。忽觉腰上来一脚,身旁杜明失声叫。

杜明痴汉咋不好,帝王今天不早朝,腰被踹疼满脸泪,惊闻风城操操操。

风城烟雨大男神,有个缝还难插针,雷霆末日忽然落,才觉孙翔枕边坐

孙翔二傻也没挑,没事喝六个核桃,斗破山河甩大招,梦醒一叶床边靠。

斗神一叶之秋好,却邪一杆战荣耀,十年旧梦不复醒,南山新雨木苏笑。

千机却邪终相靠,千波湖外听浪潮,故梦落花三千丈,梦醒谁都睡不到。

这破联盟吃枣药丸。
【冷漠脸】
by离渊
【授权转载】